时之界王神凯茵h,《魔法使之夜》这种三无GAL凭借什么来吸引玩家继续成就销量之王的神话?


时间:

(三无:无语音,无选项,无H)

说起日本的GalGame(美少女游戏),也许大家都会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。

在多数玩家心中,GalGame就是一个点点鼠标、做做选择,引导着屏幕中的男主攻略各色妹子,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的游戏。

美少女万华镜3

大多数的GalGame也确实是这个套路,然而,

今天在这里推荐的这款GalGame,却是一个奇葩——

《魔法使之夜》

这款游戏,主线剧情中没有任何选项,玩家无法左右男主角的行为,几乎不可能有代入感。

整个游戏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喜闻乐见的18X情节,到了最后两位女主角都没有被真正意义上的攻略。

更厉害的是,这游戏连个声优都没有,人物的说话语气全靠文字描述和脑补。

但是,就是这样一部游戏,豆瓣评分高达9.4,五星率达到了惊人的76.1%。

要知道,之前被誉为人类圣经的《Rewirte》的评分都只有9.1,而被誉为“脱宅作”的《白色相簿2》的分数,也就只有9.5分。

这部奇葩的GalGame的魅力到底在哪里呢?

这就要从本作的作者——大名鼎鼎的奈须蘑菇开始说起了。

奈须蘑菇的知名作品——《fate stay night》、《空之境界》、《月姬》等,刨开型月世界严谨而复杂的设定,其实讲的都是“boy meets girl”的故事。

不同寻常的少年与不同寻常的少女在蕴含着非日常的日常里相遇,由陌生人慢慢变成恋人。

而本作的套路也与之前的故事相似,只不过,少年最终也只和两位少女达到“恋人未满”的暧昧关系。

但是,本作的魅力,却丝毫不亚于蘑菇其他的作品。

在本作中,蘑菇向我们展示了,名为“初恋”的神奇魔法。

本作的男主角——静希草十郎,是一位淳朴的山里少年,对都市生活一无所知。

一个完全的耿直boy,无法感受到恶意。

因为太过于缺乏常识,行为经常出人意料,可谓是点满了语惊四座的技能。

本作的第一位女主角,苍崎青子

“铁之学生会长”,有着超乎常人的责任心,性格倔强,下定的决心打死都不变。

技能方面,是一个近战法师,花里胡哨的魔法全不会,只会一手无敌魔弹,可谓是人形自走RPG火箭炮。

本作的第二位女主角,久远寺有珠

她是一位血统纯正的大魔女,使用童话中的使魔作战

对自己的宅子和使魔有很强的保护欲的她,不愿与他人产生过多牵扯。

名字谐音“Alice”,也很有童话的风格

草十郎与她们二人的相遇,绝对算不上什么浪漫,甚至可以说是灾难——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如此。

她们与入侵者魔术师的魔术战,被路过的草十郎偶然看到了。根据魔术师的守则,她们必须将他灭口。

然而,因为草十郎帮助了青子脱离险境,青子改变了主意,决定要保护他

她选择了一个相对温和的方法:

让他和她们一起住在洋馆里,方便她们监视,并且要求他绝对保守秘密。

和两位美少女同居在这样的豪宅里,听起来是不是美滋滋?

然而,作为洋馆之主的有珠,对外人有着天然的排斥。

她并没有承认草十郎为洋馆的一员,反而变着法子想要弄死他,青子只能保护草十郎到期末考试结束。

噢对了,他的房间是阁楼间,房租还要自己交的。

这样一看,你还觉得这是件美滋滋的事情吗?

有珠对草十郎的态度转变,可以说,完全是因为一场邂逅。

那天,草十郎先于青子一个人返回了洋馆,他本来准备和有珠单独聊聊。可是,迎接他的却是一副意想不到的景象。

寒冷的天气下,少女一身黑衣,斜靠在四方形的大柱子上,与洋馆相依为命。

草十郎泡上一壶有珠最爱喝的红茶,捧着古文的课本,与睡美人相对而坐。

大厅里只有书页的翻动声回响,这是一场连空气的低语声、时钟的滴答声都沉静下来的午睡。

阳光逐渐由白转红,睡美人的梦未醒,少年却因为打工而不得不先行一步。

有珠并不是因为他投其所好的泡了红茶才承认他,相反,他的泡茶技术烂到让有珠觉得自己茶叶被糟蹋了。

只是,有他在身边的时候,她能睡得很安稳,读书也不会分神,像独处一般轻松,却又有着有人陪伴的安心。

他仿佛已经完全融入了洋馆中,不再像异物一样让有珠如鲠在喉。

你们去结婚吧= =

草十郎正式成为洋馆的一员,而他“人形吓人箱”的属性也开始显露。

例如,在这座洋馆里发生的桥段不是“男生误入浴室看到女生沐浴更衣”,而是恰好反过来……

望着更衣的草十郎,她们俩看得挪不开眼,不是因为春心大发,而是因为,这具躯体实在是出乎意料的强壮。

看似瘦弱的草十郎,不仅脱衣有料,手臂上还有骇人的伤痕。

就像是,经过了特训一样。

洋馆中的三人,关系一天比一天熟稔,她们越来越不把草十郎当外人。

但是,与此同时,那个神秘魔术师的入侵却并没有停下脚步,青子和有珠两人脸上的阴霾一天比一天浓。

草十郎拿出了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,请她们俩去水族馆散散心。

在这种紧张的状况下,草十郎的行为无异于给人添麻烦的多管闲事。

但是,他为她们担心的事实,却也让她们无法拒绝他的好意。

水族馆里,两人仿佛行走在水底,光线在这里会发生折射,方向感也很暧昧,她们的对话也显得支离破碎。

“笃笃”的脚步声,从无数片淡蓝色的屏幕前踏过。两人随意的聊起一些往事,聊起草十郎,就像是一对普通的高中生。

那么多漂亮的生物都没能抓住有珠的眼球,她却在翻车鱼的水槽前脚底生根,愣愣的看着这条不擅长游泳的鱼类,嘭嘭的撞到玻璃槽上。时而眼睛发亮,时而心情低落。

“有着一张温和的脸,却满身伤痕啊。”

有珠像是在向水槽中的孤影告别,又像是想到了那个平凡的少年。

而那个敌对魔术师,则趁着她们不在家直接突袭了洋馆。

她是苍崎橙子,青子的亲姐姐。

她这次回来,是为了从青子那里夺回苍崎家流传魔术刻印以及“第五魔法”的继承权。这个魔法所能引发的奇迹,远远超过任何已知的魔术。

有珠与橙子交战的时候,召唤了自己最强的使魔之一——“桥之巨人”

庞大的石之身躯巍峨若山,之前,它曾经一巴掌拍碎橙子制作的人偶。

然而,橙子准备的王牌,却远超她们的想象。

“金狼贝奥”,与龙种同样古老的幻兽。

像是金色的雷光,他仅以一击就击碎了最强的童话怪物“桥之巨人”。

它和有珠之间的战斗更是毫无悬念。

一瞬间,宛如利剑的前爪就划开了她的腹部,将有珠身体上的魔术礼装和身体里的内脏打得支离破碎。

青子也毫无疑问的惨败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。

她的病房仿佛是腐败的玫瑰园,目力所及都是血红色,鼻腔里回荡着的是血腥味。

地上堆积起来的绷带,让人联想起腐败的玫瑰。

草十郎甚至一时无法分辨出,躺在床上的人形人物是谁。

不久后,她们大伤初愈,就再次向橙子发起挑战。

这无关能否打赢,而是作为魔术师的原则,不允许她们把自己的领地拱手让人。

然而就算是没有金狼相助,橙子也凭借着从其他魔术师那里剥夺的魔术刻印,吊打了两个伤病员。

她背后悬浮的刻印,仿佛是天使的双翼。

而金狼,这个时候更像是用来补刀的处刑人。

他早就埋伏在她们回去的路上,一爪挠开了有珠刚刚愈合的腹部,铁拳仿佛楔子一样无情的打进了青子的胸口。

金狼准备吞噬掉两位少女,就像是童话中大灰狼吃掉小红帽。

就在此时,草十郎却突然出现了。

他先是狠狠嘲讽了金狼:低劣的肉的臭味啊,所以我才讨厌狗。

他居然把金狼称作“狗”?!

暴怒的金狼想要一巴掌摁死这个人类

现场的所有人都觉得,草十郎死定了。

青子和有珠,已经惊得连“快点跑”这种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下一秒,草十郎就会死于其手!

但是,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。

少年挥出的第一拳,砸在金狼的胸口上,微微打裂了他的骨头。

然后,他绕到金狼的身侧,用自己完好的手肘击打在金狼身侧。

暴风般的一击,将断骨打进了金狼的心脏!

金狼惨败于草十郎手下,匍匐在地,不敢抬头。

草十郎此刻的姿态,宛如童话故事里的猎人。

比起打倒金狼,更让青子惊奇的是草十郎的独白。

“既然你当初保护了我,那我也得保护你才行。”

少年达成这等壮举的理由,如此单纯,仅仅只是为了还她一个人情。

橙子知道自己大势已去,气急败坏的杀死了草十郎。

这个行为,让青子彻底解开了内心最后一道枷锁。

她在姐姐面前,展现了“第五魔法”。青色的电光,将她的身形包裹于其中。

魔法的使用并非没有代价,随意使用魔法,甚至有可能会招致人类的灭亡。

但是这都不重要,因为此刻,她就是这么想救草十郎。

第五魔法,将“草十郎被杀”这一事实丢到了遥远的未来,同时,青子从草十郎那里借来了10年时光,自己进化成10年后的模样。

10年后的青子已经是熟练的魔术师,还继承了苍崎家的刻印。

她随手一挥,和导弹一般威力的魔弹,就像机关枪一样扫射出去。

在绝对的破坏力面前,橙子其他的准备都像是雕虫小技。

这一次,她毫无疑问的败北了。

残破的校舍中,青子右手抬起,魔弹的光辉开始闪耀。

醒过来的草十郎却从背后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杀人,是不行的。”

清澈的月色下,少年与少女对峙着,互不让步。

她在施行魔法的过程中,看到了他的记忆。她知道,对于少年来说,这句话分量有多重。

草十郎在山里接受的训练,其实是在培养他成为杀人机器。

“杀人,是不行的”

这个愿望简直如孩童般直率,但对于草十郎,这个曾经的杀人鬼来说,却是最为神圣的。

而且,借用了草十郎的时间之后,青子本人的意志也受到了他的影响。

少女最终败给了少年的单纯愿望,她对橙子的惩罚,更像是恶作剧:

她对橙子下了这样一个诅咒:如果她10年内再踏入这片土地,就会变成一只马达加斯加彩蛙。

这件事情完美解决六天后,青子进一步了解到,

当草十郎对山上训练产生了“为什么”的怀疑之后,“爷爷”便给他准备了新的户籍和身份,将他送了下去。

一般而言,被放逐的人都会自然的被这个文明的社会淘汰,不过,草十郎却非常幸运的遇到了青子这个爱管事的人。

虽然三人的过去都或多或少有着后悔,但是,暗杀者少年和两位魔术师少女还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活了下来。

并且,一起在洋馆温暖的灯光中,迎接新的一年。

他们三人的洋馆生活还能持续多久,草十郎最后和谁在一起,这些问题,蘑菇都没给出答案。

不过,在“初恋”这件事上,也许没有答案的答案,才是最完美的答案。

没有轰轰烈烈,没有死去活来,有的,只是命运的邂逅、安静的陪伴与相互的照顾。

这或许就是“初恋”,最美好的样子。

文:折刀

编:阿言